網易首頁 > 網易軍事 > 軍事 > 正文

觀察者網一周軍評:中美說的,不是一種"核裁軍"

2019-12-08 10:09:34 來源: 觀察者網 舉報
0
分享到:
T + -

(原標題:觀察者網一周軍評:中美說的,不是一種“核裁軍” )

【文/ 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施洋】

本周,美俄圍繞兩國的戰略核武器軍控協議問題,又展開了一系列的口水戰,而在美國的表態之中,大家又分明看到了美俄之外的第三個國家——中國的影子。在核裁軍與軍控領域,中國對于本國的認識與需求,與其他幾個核大國的認識和需求,特別是美國的認識與需求是存在巨大差異的。

作為這一切的主導者,美國總統特朗普自然扮演了重要角色

12月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參加北約峰會的時候,提及了美國與俄羅斯有關是否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相關話題,作為一個2021年2月就將正式到期的條約,是否延長該條約或者就延長問題進行相應的談判在最近一段時間成了在軍控領域重要的話題。特朗普在新聞發布會上就直接表示:“俄方是迫切希望能夠簽署軍控協議。我們也是一樣,華盛頓認為,能簽最好。”作為美國總統,他的這番話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和代表了美國當前對于這類條約的主要態度。

不過就和之前美國的各級官員所表示的一樣,特朗普在談及這個美俄雙邊協議的時候同樣不合時宜地提到了中國。他表示美國也希望中國也能夠加入這一軍控協議,并表示希望與包括中國在內的一些有核國家一起達成協議。他隨后再次強調,這一協議要包括“中國”和“一些其他國家”。

在中美貿易談判中提及核裁軍的話題,這確實屬于一種“不按套路出牌”

特朗普隨即補充說,他在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的過程中向中方官員提到了上述情況,并稱中方官員對于加入這一條約非常“激動”。考慮到中國外交部在此前非常明確地表示中國反對任何國家在軍控問題上拿中國說事,也不會參加任何三邊核裁軍協議的談判。不管是中方貿易談判人員的客套被特朗普自以為是地誤解,還是干脆是特朗普本人張口就來的信口胡謅,他是如何從其他中方官員口中獲得與中國政府官方口徑截然相反的表態這點,我們都不得而知。

中國外交部在新聞發布會上的表態應被視為目前中國最為官方的表態

美國在軍控領域試圖拉上中國這一思路,在過去幾年圍繞《中導條約》的博弈中就已經出現了。盡管在表面上,《中導條約》最終解體是因為美俄兩國近年來多次相互指責對方違反該條約。但從美國在決定退約之前派出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赴俄“斡旋”時就希望俄羅斯幫助美國“說服”中國加入《中導條約》的一廂情愿看,想要空手套白狼,把中國手里全球最大的中導武庫納入條約的心態無疑是十分明顯的。

不管這是不是博爾頓的主意,這種赴俄催促其說服中國的想法就很大膽

在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方面,美國今日的所作所為可謂是故伎重演,12月5日,在美國參議院聽證會期間,有議員就向美國國防部副部長約翰·羅德發問,為何美國國防部至今沒有做出延長將于2021年2月到期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決定。羅德的回答差不多將特朗普的小算盤說的一清二楚:“如果美國現在同意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在軍控談判中能對俄羅斯和中國出的牌就少了。”他同時補充說:“到2021年2月前還有時間。如果美國和俄羅斯決定延長條約,不需要很多談判,只需商定延期日期。”與此同時,美國負責政治事務的副國務卿戴維·黑爾也表示,“我們不排除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有效期的可能性”。

美國的思路也很明確:要是老老實實延期啥好處也沒撈著,那豈不是虧大發了

說一千道一萬,不延長的戲是演給俄羅斯看的,畢竟在美俄現在的國力和軍力對比之下,雖然《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相對于歷史上美蘇高峰期的核武庫,已經屬于一個相當溫和的規模,但對于實力不斷下降的俄羅斯而言,即使維持和漸次更新這樣規模的核武庫,其難度也非同小可。

蘇聯雖然給俄羅斯留下了“三位一體”核力量體系,但由于這一體系中各種裝備的巨大基數,再加上裝備本身的不斷老化,光是維護和保持他們的日常運作以及正常的更新就需要耗費俄羅斯不少軍費。特別是近幾年隨著需要替換的戰略核武器和平臺的不斷增多,用“薩爾馬特”液體洲際導彈替代“撒旦”;采購更多的“北風之神”級戰略導彈核潛艇以彌補667BDR型核潛艇退役后的實力空白;盡快重啟圖-160M的量產以取代老舊的圖-95MS……比起單價只有幾百萬美元的坦克,這些造價上億甚至數十億美元的大型裝備才是不折不扣的“吞金巨獸”。

對于俄羅斯而言,目前建造核潛艇和核導彈的速度,已經算得上是拼盡全力了

如果要按照1:1的比例替換俄軍現役的舊式裝備,在俄羅斯現在的軍費水平下必然會嚴重影響其常規武器的采購和部隊的正常訓練和作戰行動。美國也正是吃準了俄羅斯需要《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來維持美俄核力量的“表面平衡”這一點,幾乎“陽謀”地尋求俄羅斯的支持,要中國加入原本僅有美俄兩國的雙邊核裁軍協議。在這一點上,俄羅斯對中國立場表現出的“理解”,已經是其承受了很大壓力的情況下對中國表露的善意。

畢竟對于俄羅斯而言,完全廢除《中導條約》之后的全面軍備競賽也不是其能承受得起的

在外交層面上,中國由于在核武器保有數量上遠低于美國,在談論各種削減核武器的話題上都占據道德制高點。正如今年5月外交部發言人回應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有關希望中國加入美俄軍控協議的觀點時所表述的,國際軍控界不少人對此都有個疑問,美方是想把中國的核力量談到美國的水平,還是想把自己的核力量削減到中國的水平?而在軍控談判的具體操作上,顯然中國無意將本國的核武庫膨脹到美國的水平上,讓美國放棄自己在核武器上的優勢則更加不可能。

在戰略核武器上美國優勢很大,在戰術核武器上的優勢更加難以動搖

所謂的包含“中國和其他一些國家”的核裁軍談判本身,從一開始就不可能是一場大家一碗水端平的公平競爭,而更可能是一場類似于上世紀20年代《華盛頓海軍條約》一般,將不同國家劃分為三六九等的歧視性談判。各國按照削減核武器的“政治正確”,各核大國也許都要在條約中進一步減少本國的核武器數量,但其保有核武器的數量依舊會是按照各國現有核武器數量分成幾個檔次。對于美國而言,削減一兩百枚核彈頭只能算是“技術性調整”,而對于中國而言,削減哪怕50枚核彈頭,都是動搖本國戰略核武庫的嚴重影響。

一旦中國加入了此類談判又拒絕按照美方的設想削減核武器,則國際輿論場上對于中國的指責反而會讓中國失去之前的道德優勢——作為和蘇聯玩了前后超過五十年核軍控與核裁軍的美國,在相關問題的談判和各種技術細節的“使壞”上自然是經驗豐富,從這個角度看,哪怕即使是開啟談判,對于中國而言都具有不小的風險。

在核裁軍的談判經驗上,美國的經驗同樣也是占據壓倒性優勢的

中國的核戰略本身,某種程度上也是中國不愿摻和美俄軍控條約的重要因素。大國的軍控博弈和核戰略設計調整本身極為復雜,但即使在冷戰的高峰期,除了美蘇兩國,其他幾個有核國家的核戰略整體上也遠遠談不上復雜。無論是英國這樣嘗試過不同形式的核打擊手段(包括陸基彈道導彈和中程核轟炸機)最后選定核潛艇和潛射導彈的單一手段核威懾,還是法國看似“靈巧”,同時擁有核轟炸機、陸基核導彈和戰略導彈核潛艇的“三位一體”核威懾,面對蘇聯遠大于其本身的核武庫,其核戰略有且只有針對蘇聯主要城市展開大規模核打擊這一種辦法——由于冷戰時期戰術核武器本身的普及和蘇聯在中歐陸軍實力上的長期優勢,英法在考慮核戰略上時并沒有過多考慮本國是否可以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問題。

英法兩國的核武庫規模都很小,因此沒有什么特別的操作可以進行,唯一的選擇是發射還是不發射

相比之下,中國的核戰略在冷戰期間還要復雜一些。一來中國在擁有核武器后長期處于美帝蘇修都要對付的狀態,本國核武庫針對的目標不僅有美國,也要對中國北方有巨大威脅的蘇聯;盡管中國的核武庫規模長期比英法還要小,打擊手段也并不多(70年代以后除了實力不斷增長的戰略核導彈之外,就只剩理論上具備打擊能力的空軍轟炸航空兵,潛射戰略核威懾則要到21世紀才開始正式建設),使用的核打擊手段也會是以攻擊人口密集區為主的核報復。

盡管中國的戰略核威懾力量在80年代以前取得了很大的進展,但真正有效的對美蘇核威懾建立時間還要更晚

與此同時,“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宣傳口徑也讓中國的核戰略更趨復雜。一方面中國的核戰略因此看起來比英法更具防御性,但另一方面幾乎所有的外國軍事觀察家都不認為上世紀70-80年代在常規軍力面對遠東蘇軍處于明顯劣勢的中國會在常規戰爭遭遇毀滅性失敗后繼續堅持這一原則。冷戰之后,由于來自蘇聯威脅的消失,中國的戰略核力量轉變為以美國為主要對手,但在中國常規軍力劣勢明顯的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在學界和軍方內部依然引發了持續時間不短的激烈討論。

在1996年的臺海危機之后,國內學術界一度對核武器使用原則產生了新的探討

隨著中國在戰略核武器領域的研制上不斷取得進展,當代中國在戰略核打擊手段上也日益豐富起來。中國在本世紀初開始裝備射程可達美國本土的機動發射遠程彈道導彈,近年來又完成了潛射彈道導彈核潛艇部隊的戰備值班,裝備了新型戰略轟炸機,并組建了專門的戰備值班部隊,射程可達美國本土的洲際導彈數量和質量也在不斷發展。今年的海上閱兵式和國慶閱兵中,094型戰略導彈核潛艇及其攜帶的巨浪-2導彈,東風-31AG、東風-5B和東風-41彈道導彈以及轟-6N戰略轟炸機的全面亮相,無疑表明了中國三位一體戰略核威懾體系的建立。

雖然作為一款戰略轟炸機還有些勉強,但轟-6N對中國核力量確實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

不過這樣的現代化暫時并不意味著中國核武庫總量的大幅增加,而更多是中國在核彈頭總量整體不變的情況下的“結構調整”,即在淘汰舊式中程核導彈的同時,裝備了更多遠程和洲際核導彈。但與美俄兩國不同,對于中國而言,三位一體核威懾體系目前并不意味著我國核戰略的根本性變化。

對于中國而言,更多更先進的遠程和洲際彈道導彈的服役,讓中國能夠打擊美國本土的核彈頭數量和突防概率都有了大幅度的增加,核武器的攻擊精度也明顯提升,但就算中國所有的核彈頭全部集中起來,其數量可能也無法滿足冷戰時期美蘇都具備過的同時擁有發起先發制人核打擊和二次核反擊能的核彈頭需求。

冷戰高峰時期的核武庫里,多重保險和反復備份都是常態

按照西方的觀點,隨著中國的核武器投擲能力的繼續增強,中國必然會繼續謀求數量更多的核彈頭,甚至會調整自己的核戰略,像美俄一樣謀求多輪次不同用途的核打擊能力,并與美國甚至俄羅斯展開核軍備競賽。

然而核武庫里的各種產品,無論是其采購價格還是其維護使用成本,很多時候都要顯著高出常規武器。僅以戰略導彈核潛艇為例,美國海軍目前計劃建造的12艘“哥倫比亞”級戰略導彈核潛艇的總預算高達1250億美元,首艇預估的預算更是高達124億美元(這還沒有算上潛艇實際開工建造后大概率會遇到的預算超支問題),并不比“福特”級核動力航空母艦的價格低上多少;而英國下一代的4艘“繼承者”戰略導彈核潛艇的預算高達310億英鎊,平均單艘的價格高達77.5億英鎊,而排水量近7萬噸的“伊麗莎白女王”號航空母艦單艦造價只有31億美元。

雖然戰略導彈核潛艇遠沒有核航母那么威武,但錢是一點不少花

按照這樣的情況來推算,一艘094型戰略導彈核潛艇(或者其下一代的后繼型號)的造價起碼會相當于1-2艘國產航母,而在比例不變的情況下,在現有核武庫規模基礎上僅僅實現倍增,也就是達到大約美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要求核彈頭數量40%左右的核彈頭數量,就需要額外相當于4-8艘國產航母,也就是上千億的資金用于戰略導彈核潛艇的建造。如果考慮到這還沒有算上相關的彈道導彈、核彈頭的生產、制造以及相應的指揮、整備、日常維護以及退役處理所需要的資金和人力、物力,即使把核彈頭數量增加到美國的40%,所需要的資金就已經達到數千億級別,這些資金可以分攤到為期數十年的國防預算中,但其數量依然相當可觀。

正因如此,中國即使在冷戰時期對戰略核力量也是高度控制的

對于中國而言,面對美國不懷好意的“談判邀請”,比起如何談判或者需要什么樣的談判條件,有兩件事情更值得思考:一來當中國在戰略核武器載具上幾乎解決了所有裝備的有無問題之后,到底需要多大規模,以什么樣比例組成的核武庫,使用什么樣的核戰略才能滿足我國的國防需求,實現我國的國家戰略;二來無論中國是否做好了向包括假想敵在內的國際社會公開本國核武庫的數量、構成乃至部署情況在內的重要軍事情報的準備。畢竟對于核武庫規模、部署的高度保密與對本國核戰略的模糊,長期以來就是我國戰略核威懾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公布這一系列內容本身,就是對本國戰略核威懾的一種不小的削弱。

戰略核力量的隱真示假,一旦在談判之后就完全失效了

當然如果中國的核力量如果已經強大到能夠做出類似的公開時,選擇加入類似的削減戰略核武器談判并公布本國的核力量概況自然是提升我國武裝力量透明度的好選擇,同時能在另一方面增強我國的核威懾效果,但當我國的核力量還不足以硬氣的完成這樣的任務時,通過保密實現的模糊性和不確定性,在戰略上的確會影響假想對手在相關問題上的決策,從而在另一個層面上實現“威懾”的效果。

王旭 本文來源:觀察者網 責任編輯:王旭_B12062
分享到:
跟貼0
參與0
發貼
為您推薦
  • 推薦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時尚
  • 科技
  • 軍事
  • 汽車
+ 加載更多新聞
×

不會化妝?沒找到正確方法而已

熱點新聞

態度原創

閱讀下一篇

返回網易首頁 返回軍事首頁
激情乱伦,激情电影,亚洲色情网,亚洲色图欧美色图,激情乱伦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